悦读驿站专栏作者介绍      致敬授权学者      中国民商法律网历届编辑联系方式征集公告      中国民商法律网改版公告     
动态报道
第三届国际民法论坛暨第九届法官与学者对话论坛会议简报(二)
上传时间:2012-7-30
浏览次数:6593
字体大小:
 

会议时间:2012725日下午

会议地点:武夷山市武夷山庄国际会议厅

主题研讨第三阶段议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遗嘱规则的修改,由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唐文副院长、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陈云主持。

陈云:下午由本人主持下午的会议。根据大会的安排,下午讨论继承法修正案。

王歌雅(黑龙江大学法学院教授):关于遗嘱规则,我讲十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篇章结构设计,遵循的是遗嘱自由原则。二是遗嘱的形式,在原有5种遗嘱形式基础上增加“打印遗嘱”、“电子数据遗嘱”、“录像遗嘱”、“密封遗嘱”四种方式。三是夫妻共同遗嘱。如果夫妻之间涉及财产纠纷的话,影响较大,因此设计共同遗嘱制度,在夫妻双方均死亡时才生效。四是补充继承或替补继承。这是为便于处理遗产纠纷而设定。五是后位继承。许多国家有此做法。后位继承只能使用一次,只能在一代之间后位继承。六是遗嘱效力。遗嘱效力有不同情形,如遗产继承开始时出现新继承人如何处理的问题。七是必留份制度。立法上对此需要突破,以使司法实践有法可依。八是特留份保留问题。保留多少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规定,建议保留二份之一的份额。九是遗嘱的通知和公布。遗嘱生效时间如何披露?十是遗嘱执行人处理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原来的立法比较粗糙,建议通过立法来完善。

宋飞(湖北黄冈黄州区政府法制办):我想针对建议稿的规定来谈几个问题。一是第42条第四款关于“过错造成财产损害的”,建议将其中的“过错”改为“故意或重大过失”。二是第43条第4款将后位继承的消灭时效规定为30年,建议改为20年,以与民法规定的最长诉讼时效20年相一致。三是第46条第3款规定“遗嘱无效之一:被篡改内容”改为“被篡改内容的遗嘱”,比较通顺。四是关于必留份与特留份的规定,建议将双轨改为单轨,引入英国继承法中的限制遗嘱自由制度。五是第54条第3款规定“不能达成一致意见……”表述不妥,如果继承人众多容易产生纠纷,建议改为“在意见不一致时,由司法机关专门指定……”。

曹艳芝(湖南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现在的建议稿增加了许多新的继承制度,我认为是非常必要的。例如其中关于遗赠扶养协议的规定承认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协议有效,这对于现实案例处理是有帮助的。另外,我对建议稿的一些规定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一是第39条规定的“已经继承的遗产是否包括已实际分割占有的财产?前位继承人已经继承的遗产应当归其所有,但又指定给后位继承人,是否属于无权处分?另外,前位继承人仅享有占有收益权,是否与41条规定的继承人的权利内容有矛盾?”按一定的条件期限是否应当更加明确?二是关于密封遗嘱。我认为密封仅是遗嘱的保存形式,而不是遗嘱形式。另外,如果可以密封的方式保存遗嘱,是不是还需要规定其他的遗嘱保存形式?三是关于电子数据遗嘱。我认为现在的社会环境下,高科技造假的情况很多,目前还不适宜采用电子数据的形式订立遗嘱。四是关于特留份。目前规定的特留份主体我认为过于宽泛,影响其制度价值的实现。五是第46条遗嘱无效的规定,应当稍加整合,区分主体、内容等无效的情况。

欧阳军(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办公室):我认为法官与学者的交流是非常必要的。现在我从实务工作的角度谈一下。一是体例问题,我个人不赞同作重大的改变,应当将法定继承放在遗嘱继承之前规定。体例的稳定是法律权威性的表现。如果要突出遗嘱继承优先性的话,就将第66条、68条放在遗嘱继承之前。二是第21条的规定,也就是监护人如何变更遗嘱的问题。举个例子,一对夫妻,男方怀疑女方有外遇并在跟踪过程中摔成了植物人,可他的遗嘱却将财产留给了有过错的配偶。在此情况下就有一个监护如何变更遗嘱的问题。三是城市继承法与农村继承法的区别问题。农村的继承习俗与现在的法定继承有很大的差别,简单的说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儿子继承,出嫁女不继承。二是老年的尊亲不继承,第三夫妻离异后,带走的子女不继承。四是建议稿2829条的关于公证遗嘱与密封遗嘱的规定,个人认为他们不是遗嘱形式。特别是密封遗嘱仅是遗嘱保存形式。第30条规定的口头遗嘱应当置于27条后,28条前。最后,第37条,应该将“生效”改为“效力”。

赵莉(南京大学法学院):提四个方面的观点。第一是遗嘱形式的问题,我认为应维持现有的形式不变。刚才很多学者提到了密封遗嘱,实际上这个在日本法上也有规定,但学者认为可以废除,没有必要在自书遗嘱之外再规定密封遗嘱。另外我更多倾向于不要规定共同遗嘱。没有必要,具体参见我的论文。第二是关于见证制度的问题。只有一个证人不具备证据的功能,代书人应与见证人分开。法律规定了见证人欠格的情况,但没有提出聋哑人能否当见证人的问题,个人认为有缺陷人不能做见证人应当法律明确规定。目前法律规定继承人不能作为见证人,一旦将这个继承人范围扩大,很多都不能作见证人了。是不是把见证人的利害关系范围缩小,由遗嘱人自己选择的。第三,特留份问题。构建特留份制度应与遗赠特留份并存。若被继承人将遗产给了法定继承人之外的人时,可适用特留份规定。特留份若与必留份制度并存,需要考虑特留分人与必留份人属一个人的冲突问题。最后关于后位继承的问题。如果后位继承人先于先继承人死亡该如何继承。我认为更倾向于给予后位继承人。

评议

叶英萍(海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教授的建议稿增加了30个条文,内容较全面和详细,兼传统和现代,操作性强,与目前其它法律相比较具有新颖性。对前面几个发言人的意见,我有几个感受。第一是遗嘱继承存在的问题,第48条、49条规定的特留份制度是新生事物,与遗嘱人意思自治有一定的冲突,我建议放在遗嘱继承章节中。另外,在遗嘱继承里面,对特留份额的问题,对特留份有没有必要的限制呢?个人认为在范围上没有限制,在适用上有限制。第二个感受,法律是面对老百姓的,更加贴近老百姓,不要超出老百姓的理解范围。第三有个担忧,就是继承法的价值问题,有可能产生更多的家庭矛盾。如果规定的过细,导致家庭成员之间过于计较,继承法的修改还应多考虑我国的国情。

王旭光:我赞同叶老师的评论。我们对继承法的修改意见,都有各自的道理。至于立法如何选择应当考虑法律价值。在继承法的现代化当中,我们拟定的条款及构成体系必须充分考虑继承法的稳定问题。更重要的是传承,家庭的稳定与和谐。当然意思自治不能影响继承法的性质。我赞同欧阳军法官的观点,应保留原有的体系体例。第二个观点:对于遗嘱继承这一部分的修正,中心要放在意思自治与基于继承法本质所进行的必要限制方面。从这个角度,我们关注的内容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是遗嘱的种类,我觉得有进一步类型化的必要,打印遗嘱并不是与传统并列的一种。像密封遗嘱并不是一种遗嘱形式,只是一种保存形式。对于传统的方式存在尤其是如何发挥作用的问题。但对于比较新的遗嘱的保存方式有必要进行更严格的规范。俗就更俗一点,雅就更雅一些。

 

主题研讨第四阶段议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法定继承规则的修改,由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陈苇教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办公室欧阳军副主任主持。

张志媛(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我想对我国继承法的修改谈一些自己的认识。一是关于父母的继承顺位问题。当子女先于父母死亡后,父母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财产,在其死亡后,这一部分财产又由父母的继承人继承,而留给先死亡者子女的份额较少了。出现这种情况,是违背被继承人意愿的。我建议将父母作为第二顺序继承人更好。二是关于代位继承的问题。代位继承目的是保护未成年晚辈直系血亲的利益。若第二代不愿继承,建议允许第三代还能基于代位继承制度继承第一代财产。

唐琳(福建江夏学院):我对继承法修改有些想法。一,代位继承放在第17条,我认为应放在第三章中。二,第17条的规定是对原有继承权的扩充,这与草案第27条不同。三,孙子女、外孙子女的固有继承权与代位继承权竞合或碰撞时,应当有一个处理的规则,因为两种制度适用的结果可能有很大的不同。

崔剑平(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副院长):我认为开放的讨论形式非常好。对于继承法的建议稿,我有几个想法:一是在立法体例上,分类标准应当统一,不论是列举还是概括的形式。例如遗产的范围,应当区分所有权、债权等不同类型加以整合。二是在分类方面,打印遗嘱与密封遗嘱属于自书遗嘱属一类;电子数据遗嘱与录像遗嘱属一类。三是特留份份额太高,法定数额不应超过二分之一。四是遗嘱通知问题。遗嘱通知时间应该明确,“协商不成,由全体遗嘱继承人作为执行人”操作性不强。我国民众缺乏民主协商素养。五是第55条遗嘱执行人不能处分的规定,我认为存在问题。有些遗产具有保质期,需要处理的。

杨立新(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听过各位代表的发言,我想解释几个问题。一是体例方面, 我们的看法是应当强调意思自治,希望对遗产的处理,先按遗嘱,没有遗嘱的才用法定继承。二是有代表认为遗产的范围很大 ,我个人认为私人财产应当尽量私人解决,不要落入政府或国家手中。三是公房租赁权应当放在物权中规定,而非债权。四是遗嘱形式的规定能否做到科学、充分、准确呢?我认为做不到。遗嘱形式设有特别,形式之间可能有交叉,但不同的遗嘱各有自己的特点。最后,我要说的是,继承法的修改是一个慢热的过程。法官与学者们应当有更加开放的思想观念,让普通民众有更多的选择。

陈苇:我作为主持人也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首先,我认为法定继承一章写得很有特色,可贵,尽量把财产留给家人,但能否实现还有待检验。第二是关于建议稿第51条、52条的规定。何为扶养关系应当由婚姻法来解决,故在继承法中没有必要规定。第三,我认为建议稿第41条应当规定在11条中,以便于法官执法。第四,建议稿第48条关于遗嘱效力的问题。胎儿有继承份额,应放在第4849条之后,属于特留份制度的一部分。第五,建议稿第50条,我认为应当有报酬请求权的规定,现有的立法有遗漏。

评议意见

张伟(西北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对于继承法的修改,首先我认为应当最大限度地保障私有财产,维护家庭稳定和夫妻生活秩序,兼顾公平、尊重和照顾继承传统与国情。第二,建议稿将法定继承权放在第三章,而不是第二章,我充分理解这一做法的理由,也能明白反对的意见。但我感觉建议稿将遗嘱继承作为第二章,是立法对老百姓的引导、宣示和鼓励,但其他配套措施也应当跟上。第三是关于继承法与其他法律的协调问题。继承法上的财产来源于亲属之间,因此应与物权法、婚姻法相协调。如建议稿使用“亲等”的概念,与长期实务不符,婚姻法是不是也要进行修改?建议稿第59条“有抚养关系继子女”如何认定,婚姻法也需要明确。第四,建议稿第63条规定的“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义务”,如何确定?至于孙子女、外孙子女已列入法定继承顺序,是否还应列入代位继承,可进一步探讨。

葛晓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长):我认为继承法的修改还是要坚持相对稳定,当然随时代变迁可以做一些调整。继承法出台27年,我们省每年受理的民事案件虽不断增加,但继承纠纷的比例不高,涉及遗嘱继承的二审案件也不多。

 

主题研讨第五阶段议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遗嘱继承规则的修改,由黑龙江大学法学院申建平教授、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长主持。

宋飞(湖北黄冈黄州区政府法制办):我想就建议稿第四章提几个问题。第一,当事人有许多遗产,继承法建议稿中涉及遗赠扶养协议内容,修改时能否考虑民间风俗,在内容上作一些吸收。第二,继承人范围是否包括干子女、干父母?

姜大伟(西南政法大学博士生):我的发言主要就建议稿83条遗产债务问题进行讨论。遗产债务根据发生时间可以划分为继承开始之前的债务,如税款、个人债务;继承开始之后的债务,包括必留份、特留份、遗赠、遗赠扶养协议、遗嘱执行费用等。目前学界也有不同的认识,分歧分别在继承费用应否优先于其它债务、国家税款是否应优先于其它债务问题等方面。我认为遗产分配费用应当优先于其它财产债务作为第一顺序清偿,必留份为第二顺序,有担保的债务为第三顺序,税款为第四顺序,普通债务为第五顺序,遗赠扶养协议为第六顺序,然后才是特留份和遗赠。

滕威(江苏淮安市淮阴区法院法官):我谈一下债权人与继承人权利如何平衡的问题。建议在第78条后加上继承人清册制度,以便在执行中具有更强的操作性。

孙毅(黑龙江大学法学院):我谈几点。一是建议稿第77条关于有条件地限制继承,建议稿改变了原先立法规定中无条件继承的内容。二是建议稿81条采用当然清算程序。若建议稿通过的话,情况可能会更加复杂。我认为应当针对中国国情,不应采取强制清算做法,应交给债权人决定。三是继承顺序问题。遗产清偿应针对债务清偿,建议稿83条没有必要进行全部规定。第四我认为限定继承与概括继承两者之间并无矛盾。限定继承规定的是继承人取得遗产后的比例分配问题。继承人放弃、接受继承都只是人数变化,仍属于概括继承。第五,建议稿第8990条属新内容,分配遗产后是否有瑕疵而损害第三人利益问题。第六,无人继承问题在建议稿中做了改变,但条文较多,解读起来比较麻烦。

评议

吴国平(福建江夏学院法学院教授):我谈一点感受。遗产处理规则系继承法重要内容,关系到当事人利益。杨教授提出许多问题,为我国立法做出了贡献。对于建议稿,我有四点建议:第一,遗赠扶养协议与继承扶养协议有明显不同,建议稿应当作出区分。我认为可以规定继承扶养协议应经过公证、应当经所有法定继承人协商一致、扶养人单方解除扶养协议,已尽到扶养付出不给予返还等内容。第二,建议稿72条第2款,应增加“在无异议情况下”、“当事人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由人民法院指定遗产管理人”。第三,遗产债务清偿在理论上争议较大,该问题短期内无法取得一致意见,能否考虑交予民事程序法处理。第四,建议稿第四章结构比较模糊,在章下面应再设计节,这样条理会更加清晰。

崔剑平(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副院长):我认为我们现在对话的机制很好。继承法很长时间没有修改,与我国社会现实有关。我主张修订应当尽量细化,以避免实务争议。另外,我有三点补充。一是继承人的债权人规定不够明确,审判实践中常有利益冲突;二是部分继承人下落不明时的处理,应当明确公告期满后没有应诉的后果;三是各章节的协调问题,如必留份问题在几章中都有涉及,内容上有重复。

 

闭幕式

杨立新(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会议快要结束了,大家都感到意犹未尽。我也谈几个问题:第一,继承法的修改为什么会慢热的问题。有的法官对此表现的特别保守。为何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我想是绝大部分法官是基于自己的实践。但大量的继承纠纷没有在法院解决,比如在公证处解决继承的问题。解决继承的问题有三个途径,第一个途径是家庭内部解决,第二个层次在公证处解决,第三个才是法院。公证处解决的基层的问题大概接近法院处理的100倍。多的公证员一年要处理1000件。所以很多继承纠纷没有到法院。在继承法现代化的基础上,学者可以保守点,法官可以激进一点。现在关于继承法的现代化问题,仅仅是继承法第37条的规定是远远不够的。婚姻家庭法主要规定的是婚姻法与继承法。通过这样的会议能够把继承法的重要性巩固下来!同时要把继承法边缘化的状况予以解决。

林旭霞(福建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颁布于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1985年,距今已有27年的历史。这27年正是中国社会飞速发展的27年,广大人民拥有的私有财产的种类和数量也日益增加。同时,由于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以及人们在思想观念上的转变,家庭关系和亲属关系发生了深刻变化。1985年颁布施行的《继承法》早已无法满足和适应现实社会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的需要。此次会议的召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本次会议由开放式论坛与小范围的研讨相结合,法官学者们畅所欲言,充分自由表达观点,思想充分碰撞,这是本次会议的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是平台高、起点高。特别应当表示敬意的是,杨立新教授、杨震教授领导的课题组,为我们奉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修正草案建议稿,这部建议稿不仅为立法机关修法提供重要的参考,也使本次会议的研讨站在一个更高的、富有建设性的起点上。本次会议时间虽然短暂,但我们所涉猎的议题却相当广泛,这是第三个特点。法官与中外学者们借助这一平台围绕着继承法修订的五大议题,即《继承法》修正草案建议稿之完善、《继承法》总则的修改、《继承法》遗嘱规则的修改、《继承法》法定继承规则的修改和《继承法》遗产处理规则的修改,畅所欲言,带来了丰富的信息,并积极地探索《继承法》理论与实践的发展以及立法的完善。大家在会上发表了许多真知灼见,颇具启发性,为我国《继承法》修订贡献了学术智慧和实践经验的总结。虽然大家意犹未尽,但会议终将落下帷幕,希望这种探索与研究的精神延续到下一次研讨会,让我们期待明年再见,谢谢大家!

会议闭幕式后,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陈云将会旗转交给第十届会议承办方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唐文。本次会议圆满落幕!

 

 【我想发表评论】   【将文本推荐给好友】    【关闭窗口】

中国企业法治论坛(2014)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成功举行
《继承法》修订 理念存争议
第三届国际民法论坛暨第九届法官与学者对话论坛会议简报(二)
第三届国际民法论坛暨第九届法官与学者对话论坛会议简报(一)
2012年度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法学学部工作会议在哈尔滨隆重召开
“罗马法在中国的传播”中意研讨会暨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罗马法研究所成立仪式在我院举行
“媒体侵权案件司法手册适用法官培训研讨会”成功举行
>>> 更多

 

  热点专题
  还没有热点文章!

  专题
 聚焦“最牛钉子户”
 关注物权法
 入世与中国司法改革
 关注物权立法
 关注就业促进法(草案)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2009年年会暨学术研讨会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
 聚焦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民法学研究会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佟柔民商法发展基金 | 明德民商法研习社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版权所有©2000-2013:中国民商法律网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民商法律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征稿启事 投稿信箱:civillawruc@163.com
京ICP备0501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