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驿站专栏作者介绍      致敬授权学者      中国民商法律网历届编辑联系方式征集公告      中国民商法律网改版公告     
民法基地
我在中国民商法律网的日子——中国民商法律网,“五周岁生日快乐!”
大屠
上传时间:2005-9-6
浏览次数:10971
字体大小:

每一段人生的经历,或许如日出、日落、地震、海啸般,皆是存在于客观世界中的事实问题。但是,当这些事实被人所转述、或描述时,则很大程度上将带有价值取向。在个人不同的喜好和立场中,这些事实将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同是送别,王维说“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李太白道“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王子安曰“无为在岐路,儿女共沾巾”,高适称“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同是黄昏日落,李商隐认为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毛泽东则“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可见,同样的经历在不同人的心中有着不同的解读。扯这么一大通,无外是想说,“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


我在中国民商法律网的日子
——中国民商法律网,“五周岁生日快乐!”

人生充满了偶然和巧合。或许昨天你仍默默无名,但今天却已家喻户晓;或许你今天还不名一文,可是谁又能保证明天你不会成为百万富翁呢?只是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机遇,至于我,则虽然未赶上一夜成名暴富的机缘,但是却也一不留心成了一个拥有数万忠实网友的“中国民商法律网”的创始成员之一。



2000年夏天,我大学毕业,因为已考上研究生,所以赋闲。碰巧赶上王利明教授筹备网站,竟因平时耍弄电脑小有名气,而侥幸成了筹备组成员。这里要介绍一下我这所谓“名气”的由来,因为没有这段经历,我也不可能成为日后网站的技术总监(名头唬人,其实只是光棍司令)。
我第一次接触电脑,大概是88、89年吧。邻居家的哥哥那年从上海买回一台,从此就喜欢上了电脑。准确地说,那台机器只是学习机,和现在的电脑有很大的差别。只能运行Basic程序,运用这种语言,输入有序列的程式,然后Run就可以获得运行的结果,如有规律的图案、算式的结果……。虽然比起现在的电脑游戏来说,显得无聊单调,但是,对于当时的我是相当有吸引力的——我竟然可以和一台机器交流,用“语言”指挥它工作,这实在比起在家里自己和自己下棋要有意思得多。于是,能拥有一台电脑,是我少年时代的一个梦想。终于,父母经不起我的苦苦“追逼”。在高中,我有了第一台286电脑(当时的主流机型)。本打算长大学计算机的,可是不想竟视力不佳,学理科限制太多,加上我的文科成绩很好,所以上了人大,选择了一个与电脑程式最接近的学科——法学。(当然,后来发现两者的差异实在很大。)
虽然学了文科,但是对电脑的钟爱不减。于是,又在我的一再唆使下,我们宿舍有了年级第一台486电脑(因此,我们宿舍培养了一大批大富翁和仙剑的爱好者)。因为酷爱,便有了对电脑虽不系统,但也算丰富的了解——从组装到各式软件,都有所涉猎。(当然,这些知识现在已经是大大落后了,那时摆弄的window32或windows95、foxbase什么的,早已扔进了故纸堆中。)
就这样,在一个文科院校,只能算懂一点电脑的我,竟成了一方的技术权威。这样的名声,在我成为网站的技术主管后,便更加“发扬光大”了。以至于我,不得不要反复告诉别人,我本科学的是法律。



和我一起在筹备组的,还有阿敏和放放。他们都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又加上是在学生会一起摸爬滚打多年的兄弟,所以合作得十分默契。
阿敏,我们班的老班长。才认识时,觉得这人说话语气蛮冲。后来去蒲田考察后才知道,阿敏在那里其实是温顺的小绵羊,蒲田人说话就像吵架一样。阿敏,积极热情且任劳任怨,班上和学生会的事情总是忙前忙后,事必躬亲。后来虽然“官”至院团总支书记,但是每有体力活,如蹬三轮、挂横幅,总少不了他的身影。尽管事务繁忙却依然成绩优异,他获得的奖励证书有满满的一箱。阿敏唯一的败笔是他初来北京时的口音,一句“2221”的名言常常被我们拿出来臧否。
放放,我七年的室友,杭州人。加上苏州的我,无锡的小严,绍兴的江江,自称“江南四大才子”。放放,小宇宙也在万点以上,有用不完的精力,经常秉烛夜读,还能早起读书,让我等折服不已。放放,做事十分细致,相当周全,总能未雨绸缪,和他共事,事故率只能是零。江浙人做事的精细,在他身上反映得淋漓精致。当然,因为细致也常常被人视为婆妈,所以便有了“注释法学家”的绰号。但是放放的性格决不拘谨,如大海般豪放,大碗喝酒从不输人,真人如其名也!
筹备组正式工作的时候,也正是我们毕业的时候。宿舍不让住了,只好搬到办公室。食堂假期关了,只好吃盒饭。就这样,住在办公室,吃在办公室,洗在办公室,半个月间终于和我们的合作单位中法网共同完成了网站的雏形,正式亮相英特网。现在回头看,觉得当时的页面是十分的粗糙,技术也很落后。不过,觉得思想还是很超前的。没有满足于一般的铺摊子,而是很注重发展,设计了一些很复杂的数据库,现在用的图书和法规的数据库都是当时建设的。这样的理念当然不是来自我们,而是得自高人。所说的高人,便是我们的领导核心姚老师。
姚老师,是我们大学时代的团总支书记。虽居老师的“高位”,但却没有一点架子,经常和我们这堆人厮打在一起,不分彼此。极具亲和力的姚老师,做起事来却是一板一眼,绝不马虎。对于我们成长路上的缺点和错误,姚老师是决不留情面,而正是有了这样的督促才使我们这些人成熟起来。姚老师最让人嫉妒的是他超乎想象的智慧。无论什么样的难题,小姚老师总能凭借其卓绝的智慧让你心服口服。现在,姚老师已经是副教授,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嗓子也因为沙哑而不及以前高扬了,但是,他身上那种探索的精神、求真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减弱,一直激励着我们。



网站开通,筹备组的工作自然告一段落。到了9月开学,便又重新招兵买马。我因为帮助院里忙活50年院庆,所以暂时离开了网站。等再回网站,则是2001年的4、5月了。那时网站已经有了一个很强大的班底了——程师兄、宁师姐、刘师姐、尹师兄、杨师兄、马师兄,还有皓明、永刚和放放。这些人都是在读的硕博士,网站的高学历本来如此。网站的第一代掌门人便是程师兄。
    程师兄,江西人,现已博士毕业,执教清华大学。程师兄是一个富于理想、锐意创新的人。网站当时的规模很小、影响力也很弱,为此他夙兴夜寐,常常找我们讨论改进的方案,商定发展目标。网站初建,给了我们无限的创造空间,也让我们不同的梦想在现实中碰撞,或有失败,或有争执,但大家心中涌动的是一曲光荣与梦想的宏大乐章。
我到网站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创建了“金融法”频道(“商事法学”的前身)。所以,我还是当过一段时间责任编辑的。等近来一段时间后,因为依靠中法网帮助更新实在太慢,所以便开始由我接替这项工作,成为了一代技术总监。
新官上任自然要点上三把火。刚巧,那时姚老师从校外募来一批旧电脑。我这个新官便小试牛刀,从一堆破铜烂铁中凑出一批机器,解决了部分成员没有电脑的难题。
说是技术总监,却是手下没有一个兵,电脑知识也知之不多,仅能应付一些简单的更新。不过,做官的兴奋伴着创业的激情,把我拉进了成为电脑专家的梦想之中。自己竟然无师自通,不过数月便有小成。不仅学会了设置服务器,数据库也能摆弄摆弄。
能力增长了,“野心”也渐渐大了。当时,在校园范围内浏览网站内容很慢。于是,我便自告奋勇,提出要设置一台校园服务器放在办公室。得领导的信任和支持,我便风风火火地行动起来。先是配置了一台当时的高端主机,自认为速度和能力不输服务器。再是完成各种软件的安装和设置。摸打了三天,一个校园节点竟也成型了。只是,因为校园的防火墙问题没法与公众网的主机实现实时的数据更新,因此只能是好几天更新一次。后来,由于校园网的速度快了,这个服务器便给搁在一边了。不过,有服务器的生活很美妙。因为我在宿舍就可以远程登陆,可以尽享那里超大的空间,可以免于夜间下载的噪音(在服务器上下载),可以任何地方分享服务器的数据资料,妙极!(当然,这些领导是不可能知道的!)



后来加入网站的俊俊,成为了网站的第二代领导人。俊俊出身一个军人家庭,爸爸是校级军官,妈妈一直随军。我曾去俊俊家打扰,原以为以俊俊爸爸的级别,一定相当威严,岂知却极为随和和热情。“小屠,再吃点!”“小屠,尝尝这个!”俊俊爸爸妈妈的热情款待让我现在还记忆犹新。“龙生龙,凤生凤”,这话一点也不假。俊俊的真诚和善良,一见面你就能体会到。俊俊身上可以找到许多军人的优秀品质。俊俊做事,从容不迫,稳健又不失力度;绝不张扬,低调却稳扎稳打。在俊俊的领导下,网站前期的种种设想和方案逐渐变成现实。
这个时期网站取得的成绩,当然也少不了我这份。先是由我这个对色彩不甚敏感的人,为网站完成了第一次的改版。虽然制作工艺粗糙,却也是我个人完成的一幅“大作”啊!再有就是“网站导航”,这可是俺“原创的杰作”,从页面到数据库的设计,都是我一人完成的。真可算做我技术生涯的颠峰之作。虽自认为是“颠覆之作”,不过之中的简略和粗糙,我是十分清楚的。没辙,谁让它沿用至今呢?现在的版主,看来只能辛苦你啦!
02年的时候,悍将阿敏又重新归队。阿敏的归来,就像给网站注入了一剂强行针。网站的各项工作开始大踏步地向前推进。一是,更新速度大大提高,日均更新文章20篇左右;二是,网站的内容越来越丰富,新建成了“理论法学”、“程序法学”等栏目;三是,网站结构日益优化,实现了全面的数据库管理;四是,网站的界面也更加地美观大方。网站的优化,也得到了网友的更大支持,目前网站日点击量,平均在5万次以上。


网站的工作其实是有些单调的,整天就是和电脑打交道。我曾经迷茫过,曾经为每天重复的单调工作而感到乏味,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我们的网站到底和我们的目标(宣扬正义与法治)是更近了,还是更远了呢?我们的工作真的有意义吗?这些问题远还没有答案,但我坚信我们的追求和梦想终会实现。
逝去的岁月,留下我们青春的印记;远去的日子,弥漫着我们如火的热情。断断续续写了好几天,本想记录下五年来的点点滴滴,但却实在没有了写的力气。五年的人和事,实在不能一一记到;五年的酸甜苦辣,也难以娓娓道来。就写这么多吧!
    中国民商法律网,五周岁快乐!
 

 【我想发表评论】   【将文本推荐给好友】    【关闭窗口】

大屠 我在中国民商法律网的日子——中国民商法律网,“五周岁生日快乐!”

 

  热点专题
  还没有热点文章!

  专题
  还没有专题!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民法学研究会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佟柔民商法发展基金 | 明德民商法研习社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版权所有©2000-2013:中国民商法律网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民商法律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征稿启事 投稿信箱:civillawruc@163.com
京ICP备0501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