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3
总第61期
   编辑手记
 

2013年第3期总第61期

陶盈

(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研究生 复审编辑)

    我国《继承法》自1985年4月颁行以来,除有较少的司法解释对部分问题进行补充规定外,至今没有出现过任何大的变动或修改,但这并不代表我国的继承法已经完善备至而不需改动。随着我国经济文化发展的客观需要,对我国民法典其中一部分的现行《继承法》进行修改也提到议事日程。由此,也有国内部分学者就修改我国现行《继承法》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但长期以来,我国民法界对继承法的研究和关注并不多,其成果除包括一些对继承法具体问题展开研究的专业文章外,主要反映为分别以王利明、杨立新等几个教授为负责人主持的继承法草案建议稿。
    为了加强继承法理论与司法实践的交流,促进二者的紧密结合,以配合我国对现行《继承法》的修改,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于2012年举办了第三届国际民法论坛暨第九届法官与学者对话论坛,邀请到近百名法官、学者围绕“继承法的现代化”就继承法的相关问题展开讨论,并以此为基础出版了《继承法的现代化》一书。
    会上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杨立新教授;黑龙江大学党委书记、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震教授;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黑龙江大学法学院王歌雅教授;中国法学会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陈苇教授;日本消费者委员会委员长、一桥大学法学大学院松本恒雄教授;韩国亚洲大学法学专门大学院田庆根教授等围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修正草案建议稿的完善做了热烈讨论,本期网刊选取了部分有代表性的法官及律师的意见,供研究者学习讨论。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王旭光、王明华法官在《继承契约否定论》一文中指出,继承契约是指被继承人与其法定继承人之间所签订的以继承人指定与放弃继承权为主要内容的合同。在继承法修改中,应继续坚持继承法定原则,当事人在继承事项上的意愿应通过遗嘱继承或其他非典型合同实现,而非通过继承契约。我国继承法修改对于继承契约应持否定论。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崔剑平法官作了《继承疑难问题研究》的报告,认为目前福利住房权益、网络虚拟权利的继承、夫妻共同遗嘱、放弃继承等问题,存在法律规定不明确等问题,需要予以规范,以更有效地处理继承纠纷。
    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滕威法官在《论我国遗嘱继承法律制度之完善》的报告中,提出遗嘱继承法律制度的完善需要提高遗嘱继承在民法中的地位,其分析了遗嘱继承立法的指导原则及模式选择,强调对强化遗嘱人、继承人与债权人权利保护的必要性,建议完善遗嘱形式,分别确立遗嘱继承准据法。
    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田源法官作了题为《债权人与继承人利益保护的冲突与衡平》的报告,以被继承人的债权人利益保护问题为切入,通过对国外债权人利益保护制度的考察与借鉴,建议将消极财产纳入我国遗产的范围,并积极创设接受、放弃继承明示制度,以及遗产清册、遗产管理等制度,在确保继承人财产不被强制用于清偿被继承人债务的同时,实现对债权人利益的合理保护。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杨晓林段凤丽律师的报告《婚姻财产协议中共同遗嘱条款的效力》,认为婚姻财产协议中共同遗嘱条款无论从现实生活角度和法律思维角度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应当肯定其法律效力。鉴于长期以来人们认识上的巨大分歧,新修订的继承法有必要明确共同遗嘱的效力,并对其变更、撤销和生效作出明确的限定以便于司法确认并遵守遗嘱人最终处分身后财产的真意。
    北京市中凯律师事务所陈凯、李春律师的《论后位继承制度及<继承法>的完善》一文,从后位继承的概念及法律特征入手,通过比较后位继承与相关概念的区别,详细分析后位继承中所涉当事人的权利与义务,剖析该制度的价值,指出我国未来《继承法》修订应采纳后位继承制度,并阐明了建立该制度应当特别注意的问题。
 
 
【关闭窗口】
 
人大法学院 | BBS | 民法学研究会 | 民法精品课程 | 怀念旧版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在线调查 | 加入收藏夹 | English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0-2006:中国民商法律网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民商法律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征稿启事 投稿信箱:ruccivillaw@163.comcivillaw@ruc.edu.cn
京ICP备0501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