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驿站专栏作者介绍      致敬授权学者      中国民商法律网历届编辑联系方式征集公告      中国民商法律网改版公告     
商法研究所
商法研究所与《方圆律政》联合举办“虚假诉讼与公司‘僵局’治理法律研讨会”
上传时间:2011/2/14
浏览次数:4784
字体大小:

2011122,由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方圆律政杂志主办的虚假诉讼与公司僵局治理法律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举行。来自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务院法制办、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的专家、学者和律师参加了研讨。此次研讨会为商法前沿论坛系列之六十六。

背景:

浙江省开化县香香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称香香公司)的成立股东分别为沈坤松(占股46.8%)、曹永明(占股26.6%)、郭正全(占股26.6%)。2007年,香香公司与郭正全承包香香公司事宜发生纠纷。郭正全遂向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继续承包经营;香香公司提出反诉,要求确认承包协议终止,郭正全移交生产经营场所、设施、证照、图章、会计账册报表,并赔偿经济损失。

20077月,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郭正全的诉讼请求;郭正全自 2006920起每日赔偿香香公司2232.15元,至其移交经营场所、设施、证照、图章、会计账册报表给香香公司之日。郭正全不服,提出上诉。200711月浙江省高院就承包合同案驳回郭正全的上诉,维持原判。

后该承包合同纠纷案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在强制执行过程中,郭正全移交了相关经营场所、设施、证照、图章、会计账册报表给香香公司,但对赔偿香香公司损失的判决部分拒不履行。为抗拒执行,20083-4月,郭正全和案外人徐崇坤、徐公林虚构郭正全欠案外人欠款的事实二次进行虚假诉讼。郭正全安排案外人申请财产保全,冻结郭正全在香香公司的股权,以抗拒法院强制执行郭正全在香香公司的股权。

为抗拒执行,干扰承包合同纠纷案胜诉后的香香公司的正常经营,郭正全虚构香香公司欠郭正全个人欠款的事实,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法院查封香香公司的资产,冻结香香公司的银行账号,使香香公司无法正常经营。郭正全还诉请法院解散香香公司。

开化县法院一审判决认为,根据《公司法》第183条规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本案中,香香公司股东存在肢体冲突,已丧失作为有限责任公司所需要的人合性,并且出现了经营管理困难,遂判决解散香香公司。此判决上诉后被二审法院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其后,香香公司向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申诉。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受理了香香公司的申诉,并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抗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后维持了原审解散香香公司的判决。再审判决后,香香公司继续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在研讨会上,专家学者重申了维持公司稳定的法律价值和社会价值,并对浙江法院依据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判决解散香香公司的裁决提出了重大质疑,呼吁司法界对解散公司的诉讼要谨慎判决,不能因为个别股东之间存在某些冲突就轻言公司已陷入僵局而解散公司。

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王保树认为,公司法第183条规定可以解散公司的情形,主要是指在公司治理或管理上出现了严重障碍,公司无法持续运营,而不是指公司出现了财务危机。前者如股东会长期无法召开,召开也无法作出符合公司法要求的表决,董事会组成和表决达不到公司法的人数要求,等等,这些可以作为公司陷入僵局的表现,可以解散公司。就本案而言,按照资本多数决原则,香香公司的股东会可以有效地作出决策,加之只有一个执行董事,也不存在董事会表决障碍,仅因小股东与其他两个股东之间的矛盾就判决解散公司,缺乏法律依据和理由。退一步说,即使公司存在管理上的障碍,也要穷尽其他救济手段而无效果时才可判决解散公司,这也是公司法第183条中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的要义所在。比如提起股东代表诉讼,大股东以合理价格收购异议股东的股权等救济措施,只有这些措施无效时,才可以解散公司。

此外,公司法第183条的执行和公司的人合性基本上没有必然联系,人合性和公司解散也没有必然关系。本案中,个别股东间发生对立,甚至是肢体冲突,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公司失去了人合性?不是的。浙江法院将个别股东之间的冲突视为公司丧失人合性,进而直接适用公司法第183条判决解散公司,这种裁判思路值得斟酌。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说,对于人合性,我们不能理解为,一旦股东之间出现人际关系不和,公司就必定是陷入僵局,无法存在下去。也不能认为,公司具有人合性就要完全不存在利益冲突,也不能说,有利益冲突就不能通过诉讼的方式去解决。所以,个别小股东和其他股东之间有矛盾,未必就会使公司丧失合作精神,原则上,也不一定违反有限公司的人合性原则。就本案而言,香香公司还没有出现公司僵局的状态。而且,公司僵局并不同于公司财务困难,香香公司的问题在于公司的治理层出现困难,原则上不应该作为公司僵局认定。

人合性是一种高度的理想状态,即使公司没有了人合性,股东之间也丧失了合作诚意,但是如果公司还没有出现僵局局面,公司治理结构没有瘫痪的话,还是不宜适用公司法第183条的规定;公司的运营只要能够各行其道,各得其所,它就还是一个健全的公司。刘俊海强调,公司法上的公司僵局,是指公司治理僵局,即公司股东会、董事会无法召开或虽能召开但无法作出有效的表决。公司法第183条规定的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也是指公司治理僵局,不是指财务困难。2005年全国人大法工委组织编写的《公司法释义》一书,对公司法第183条的理解就持这一观点。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崔建远认为,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和公司存续,是一个典型的利益衡量关系。法律应当保护中小股东利益,但解散公司不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不可以轻易做出。因为公司解散涉及到其他股东的利益,涉及到债权人利益,涉及到公司的品牌、资产,还有社会就业等问题。因为牵扯太多利益,所以公司解散是万不得已情况下才会做出。在处理股东因彼此发生冲突而提起解散公司之诉时,还要特别考虑股东是否存在恶意,要遵循不能让恶意的人获得大于他权利的利益这一古老法谚。

在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赵旭东看来,人合性绝不等于股东之间关系的融洽或者友好。他说,人合性是公司在法律上的一个特点,但人合性不是建立公司的法定要件。我们应首先搞清楚两种表述的涵义:人合性是为公司具备合法性的条件,和某公司的人合性丧失即不再符合公司的条件,这完全是两个概念。但无论人合性如何理解,它都不应该是解散公司的法定条件。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像我们说盈利是公司的特点,但不盈利时,公司就不能存在吗?

赵旭东也指出,法院在适用公司法第183条判决解散公司之前,一定需要穷尽其他救济手段,如股权转让或收购等救济性措施。

对此,中国法学会证券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甘培忠也持同样的看法。他进一步解释说,尽管公司法赋予了股东尤其是小股东申请解散公司的权利,以保护小股东免受大股东的欺压,但解散公司本身成本巨大,如公司商誉等无形资产丧失,因此还是要考虑多数股东的意愿,看他们是不是真的也愿意解散公司。如果公司多数股东愿意以公允价格购买异议股东的股份,不影响异议股东的利益,就不能判决解散公司。在多数股东愿意以公允价格购买时,如果异议股东一意孤行,抱着宁可杀马吃肉,也不卖马分钱的偏执心态,就是恶意,不能支持他的解散诉求。

在北京,法院判决解散公司非常严格,往往是基于公司治理上的障碍,如股东会无法召开或召开做不出有效表决,董事人数已经达不到法定人数,等等。首先,在考虑是否立案时,通常都会要求原告提出证据,证明在起诉之前已经请求公司召开股东会未果。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重组并购部主任、高级合伙人钱红骥说。他认为,在法律适用方面,本案一审法院严格适用公司法第183条的规定,但是案件的结果却第183条的宗旨出现偏差样。这说明,法院对于公司法第183条的理解,是案件审理和判决的关键。另外,虚假诉讼的事实一旦获得有关司法机关的证实,受害方应该有权就因虚假诉讼遭受的损失提出赔偿请求。

(文/方圆律政 王丽)

 

 【我想发表评论】   【将文本推荐给好友】    【关闭窗口】

刘俊海教授赴四川省广安市作“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专场讲座
刘俊海教授为北京市法院系统做投资者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案件裁判思维的专题讲座
刘俊海教授为首都律师作《海峡两岸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解读》的专题讲座
刘俊海教授在维也纳大学法学院发表《经济全球化与在华经营的跨国公司的社会责任》演讲
刘俊海教授接受《环球企业家》杂志采访,主张彻底打击内幕交易需司法体系跟进
商法研究所与《方圆律政》联合举办“虚假诉讼与公司‘僵局’治理法律研讨会”
刘俊海教授出席特殊普通合伙会计师事务所转制专题论证会.
>>> 更多

 

  热点专题
  还没有热点文章!

  专题
  还没有专题!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民法学研究会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佟柔民商法发展基金 | 明德民商法研习社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版权所有©2000-2013:中国民商法律网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民商法律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征稿启事 投稿信箱:civillawruc@163.com
京ICP备0501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