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驿站专栏作者介绍      致敬授权学者      中国民商法律网历届编辑联系方式征集公告      中国民商法律网改版公告     
法学讲堂
诉讼法论坛之二:女性与司法[上]
范愉 王丽 李晓 庄伟
上传时间:2005/4/1
浏览次数:22099
字体大小:


诉讼法论坛之二:女性与司法

主讲人:范愉女士(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王丽女士(德恒律师事务所全球首席合伙人)
        李晓女士(最高人民法院法官)
        庄伟女士(海淀检察院检察官)
主持人:甄贞女士(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评论人:Andrea Redway女士(加拿大艾尔波塔法律援助协会律师)
        田文昌先生(中国律师协会刑辩委员会主任)

加方来宾:Paul Calarco 先生(加拿大艾尔波塔法律援助协会律师)
          Barry Mclaren先生(加拿大安大略省执业律师)

时  间:2005年3月16日
地  点: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

甄贞:

    同学们,我们今天的“女性与司法”研讨会现在开始。

    首先,我对来宾作一下的简短介绍。今天参加我们这个研讨会的加拿大方面的来宾有三位:Paul Calarco先生,他是加拿大安大略省的职业律师;Barry Melaran先生,他是加拿大艾尔波塔法律援助协会律师;还有一位是Andrea Redway女士,她是加拿大律师协会项目官员。好,下面,我介绍一下参加研讨会的中方各方面的代表人物:一位是大家都熟悉的人民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范愉女士;一位是最高法院的研究室法官李晓女士;我这边一位是法学博士,德恒律师事务所的主任王丽女士;还有一位是我们系统最优秀的检察官,全国十佳公诉人北京市海淀检察院的检察官庄伟女士。我刚才向大家介绍了外方代表,介绍了我们在座的优秀女士,最后再隆重推出我身边这位大名鼎鼎的田文昌律师,他是中国律师协会刑辩委员会主任,在刑事辩护方面是行家,同时也是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他是先弃教从律,然后又二者兼得。我自己是人民大学法学院的兼职教授——甄贞,现在也是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今天由我来主持这个研讨会,会议之前还想再邀请一位,这就是我们这次研讨会总策划者——陈卫东教授。我们今天之所以有这样一个机会,我想一方面是中加双方合作的结果,同时也跟卫东老师的精心策划分不开。好,下面我们言归正传,开始我们今天的主题发言,首先我们请范愉教授作今天的主题发言。,

范愉:

   谢谢大家!大家可能都知道,因为原来我们这个论坛是放在3月8号晚上的,所以定了“女性与司法”这个题目,现在尽管由于特殊原因挪到了今天,但我们的题目仍然不变。我非常荣幸地接受到陈卫东教授的邀请来作这个主题发言,但是惭愧的是我对这个问题没有太多研究,也没有更深刻的体会,不过因为我是女性,被任命作这样一个发言。我非常荣幸是因为今天来参加会议,准备发言的有法官、检察官和律师,她们都是我们法律职业中的精英女性。我今天是以法学家身份来作这个演讲,主持人给我的时间是半个钟头。我觉得这个题目对我来讲是比较难的题目,所以我有史以来第一次在讲演前写了稿子,以示重视,我在这里纯粹是从一个法学家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今天令我有点忐忑的是在座有很多男性,希望听这个问题的时候可以带着批判的态度。我今天的任务比较轻松,我写了一个发言稿,我基本上就是念这篇稿子,从法学研究者的角度,而且是从比较法的角度来探讨女性与司法的关系。实际上,从比较发的角度来探讨女性与司法的过程,我可以把它说成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的过程,或者可以看成一个正反合这样一个过程。其实在人类历史的最初期,人类并没有把女性孑然和司法或正义分开,我们可以看到早期的神话传说中女性甚至可能是智慧正义的一种象征,比如说古希腊、罗马神话中,在中国古代也有女娲补天这样一个非常传奇的故事,但是真正进入了人类发展史后,在漫长的古代社会,女性与司法之间的关系却非常遥远。我们可以说无论是作为行使国家司法权的司法官还是为当事人服务的律师,无论是作为法律规则的创制者或法学理论的研究者,还是作为实践的参与者,女性的名字和身影几乎与法律无关。在中国古代,出现过类似花木兰这样女扮男装的女将军,甚至还出现过女皇帝,但我们名垂青史的记录中从来没见过女司法官这样的人物。也许我孤陋寡闻,如果大家有这样的例证,可以举出来作为个案研究研究,。西方的文献中也是这样的,在整个中世纪,我们根本看不到女性参与法律活动的踪迹。在那个时代,女性参与司法,一方面,本身受到制度限制或干脆是禁止,另一方面也和整个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程度和女性受教育程度直接相关,由当时的整个社会发展分工所决定。女性的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她们无缘参与司法活动,在那个时代如果说“法律是男性的”这样一句话,它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这确实是事实。在那个时代,法律就是男性的,从法律发展史可以看到,法律是由主流社会,也就是由男性所主宰的,所以在那个时代法律的创制者和操作者都是男性,法律的精神和思维都是男性化的,司法的公平和正义在一定程度上是以中立的外表掩盖着男性中心主义的事实。在社会分工中,司法基本与女性无缘,那么法律职业和司法活动基本是由男性所垄断,我所说的这个问题是一个事实,我觉得这个问题不用通过价值判断它的是非,而是一个事实。尽管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之后,进入了现代的民主和法制社会,理论上和法律上都不再限制女性参与司法活动和其他社会活动,但是在现代初期,女性和理性、司法的距离仍然是非常明显的。现代社会理念的一个基石是什么呢?也就是我们进入现代化,现代化的一个基本理念叫做个人主义。这里的个人是指的什么呢?是指的自由、理性、和健全的Man,这个Man不指Woman,也不指Person,而是指男人。现代建立制度的初期,包括我们制定民法典,要建立现代的民主制度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人格基本上是以健全、自由、理性的男人为基准的。那么那个时候,妇女和未成年人和老弱病残这样的人是同类,不属于有健全人格的人,这不是说他们必然受到歧视,而是说他们可能受到某种照顾,比如说那个时候Lady first等都体现了男性对女性的某种关怀,把她作为一种弱者来呵护起来。但是,她并没有独立和男人并肩参与某些活动的资格和权利能力,所以在那个时期,一直到近现代开始,甚至一直到20世纪50年代,在整个西方,整个人类社会中,各个国家女性在司法官中的比例还是非常低的 (在那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大的发展)。那个时候,无论是欧洲大陆法系国家的成文法体系还是以法官为中心的英美判例法,在整个法律中女性的权力和权益都是相对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忽略,无论是以概念逻辑构筑的法学研究还是经验为生命的法律实践中女性的身影都非常罕见。实际上,当时法学研究,作为学者,女性也是非常罕见的。作为法官,尤其是在高层次上的法官、司法官中女性也都是罕见的。很多人将这种现象归结为男女的自然生理差异,有些著名的法学家甚至公开认为:由于女性的一些特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胜任以逻辑思维为特征的法律活动和法学研究。只有成熟的男性才能与公正、正义、权威、理性这些词汇联系起来,女人则与法律和司法无关,至少是不适合这样的工作(这都有见诸文字的文献)。即使在非常崇尚平等的美国,她的民主,可能大家都知道,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就把握在九位年迈的白种男人手中,说得不好听叫九个白种老男人,说得好听点我们可以说成几位年迈的白种男性手中。后来有色人种进入了最高法院,因为有色人种的进入打破了这种局面,又过了很久,才开始有了女性的联邦最高法官,这同样是一个事实。女性开始是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在近现代平等、自由、民主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女性的教育程度不断提高,进入司法、法学界的进程是不可阻挡的,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之后,这样的趋势在世界各国就已经发展得非常迅猛。一般而言,女性进入司法界是从基层开始的,进入的程度和速度往往又与一个国家司法官人数、司法官的地位、还有司法官的一些工作的性质(包括一些技术因素直接)相关。一般说,比较精英化和贵族化的司法往往是排斥女性的,比如说,英国的最高法院、上议院等等,女性是很少的;而如果一个国家司法相对比较平民化或人数较多,这个国家女性司法官往往增加得比较快,比较法曾经有段时间把这作为一个重要内容来研究。一个国家的女性司法官的比例越大,往往说明这个国家司法官职业人数相对多,地位低,待遇中等,相对稳定,也就是说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司法工作可能就变得适合女性去做了。有一个数据:1973年当时法国女性司法官是发展最快的,而且当时人数比较多。在73年法官中女性的比例占到18%,当时人们就说在法国,司法官是一种适合女性从事的职业,这说法在某种意义上带有一定的贬义。我们姑且不管这种评论如何,带有贬义也好,中性也好,事实上,我们都看到当代世界各国女性在整个司法官和法律界中的比例,包括法学研究和教育中的比例是在非常快地增长着,这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遏制地趋势,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就是说从事实上看,我们看到今天女性人数在司法界快速增长,比例提高,这同样也是一个不争地事实。这种增长在多数情况下不是依靠政策,人为地扶植形成的,不是说法官有多少比例,女性占多少比例,而主要是以女性自身的实力,在平等,甚至是不平等的竞争条件下达到的,其中不乏有女权主义思潮的推动。今天,我国光从法官来讲,已经有4万多名女性法官,占全国法官的22.3%,这是“三八”节的一个最新数据。肖扬院长也认为,由于女性工作认真,兢兢业业等一些优点,他认为女性更适合当法官(当然带有一定的鼓励或玩笑的成分)。关于女性在法律职业中的比例问题,实际实际上还存在一些法律文化,法律技术上的原因:一般来讲,我们都看到,最高法院和基层法院之间的男女性别比有时会有不同,而且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的比例也会有所不同。这些技术因素,在比较法中也是值得研究的。女性在进入法律界之初,都是通过使自己适应法律界特有职业特点和思维方式,或是适应男性的标准,而在这一行业中安身立命的。我的意思是说,女性在进入这个行业时要做好思想准备,她必须和男性在这个行业中面临同样的标准,然而随着女性在法律职业中的比例越来越大,女性本身也开始影响这一职业,乃至影响法律本身。比如说,特别著名的女权主义法学在美国出现,并且引导世界,认为女性的声音乃至一种理论体系已经形成。它的前提就是法律职业中女性比例在增长,它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声音和一套理论体系。这种女权主义法学认为这种理论不仅会影响未来妇女权利,而且也会影响未来我们对法律实体的看法。女权主义法学以批判的精神审视现代法,它给法学理论和法律实践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革命性的发展动力。我想说一下,我个人对女权主义法学并没有什么研究,而且我个人严格地讲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所以我认为女权主义有很多观点不一定都是正确的,而且我不主张对整个现代的法律和法学进行彻底的解构,那种彻底的后现代主义的解构。但是我必须承认女权主义的某些具有积极意义的观点是值得我们认真地研究地,而且它会给我们带来许多有益的启示,我个人认为法律本身不应该有性别,在司法活动中不应该特别强调女性的性别。为什么呢?因为法律是统一的,法律职业中对法律的信念、忠诚、职业道德还有使用的技术等都是统一的,司法活动的过程和结果都需要以同等的标准进行衡量和评价,而不能因性别差异而有所区别。正如法学研究也必须遵守相同的学术规范一样,也就是说我作为一名女性法学家,我不能要求与男性法学家采用不同的标准,我们奉行的是同样的学术规范,遵循的都是追求真理的科学态度。在这个意义上,女性在司法活动中应该与男性依从同样的职业准入标准和相同的职业素养。作为女性,我们应该正视自身的局限和不足,无论是生理上的和心理上的或是知识上的,用最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女性在司法活动中,必须服从也完全能够掌握和运用法律的逻辑和技术。我在这里想说的是尽管法律中有些特有的我们过去认为男性擅长的逻辑思维,但是女性也完全可以掌握它。在这方面,甚至可以说女性在法律界只有胜过男性才能与之平等,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明白我的意思。事实上,女性在法律界付出加倍的努力在一定程度上胜过男性才能获得真正平等意义上的承认。在另一方面,我认为不可否认,随着女性在法律职业和法学研究中地位的提高,法律和司法的形象和理念也在发生某些微妙的变化,可以说女性及女性思维方式给法律和司法带来了新鲜空气和变革的力量。女权主义法学的积极意义在于它并不是仅仅以女性为视角,女性主义法学不是说都由女性来作为载体或只有女性才相信这样的法学,而是转变视角,它是认为传统的主流社会的思维是男性的。如果我们在今天带有一种批判性的角度来审视现代法的话,我们可以从女性的角度或从其他角度来审视法律,在这个时候它会对传统的法律与司法进行批判性的反思,促进法律和法学从主流社会男性中心的传统思维发生转化,比如说:从简单的强调规则之治还是关注法与社会的关系和法外因素。我们大家都知道法律发展到今天,我们越来越强调法不仅仅是一个逻辑的、规则的东西,还必须把法外的因素引进来,对规则的正当性和合理性进行评价,那么这个法外因素考虑恰好是从过去的主流社会男性思维中的一种超越,不仅强调司法的逻辑推理与法律思维,还要增加对一些常识和情理的重视;不仅强调司法的权威和精英化,而且努力增加司法的亲和力和平民化;不仅注重形式合理和程序公正,而且更加关怀弱势群体,追求实体正义;不仅注重司法程序对抗与国家司法权至上,而且追求纠纷解决的合理性,提倡自治、对抗,宽容、双赢、和谐等等。从这个意义上讲可能我的研究带有一定女性的色彩,因为我是特别注重这种纠纷解决的多元化的。由此可见,女性进入司法绝不仅仅意味着自身地位的提高,而且会通过自身的影响力使法律更加人性化和多元化,意味着法律与司法自身的发展和完善。今后,在法律各个领域女性不仅会大有作为,而且会以自身的优秀品质为法律的发展和改革作出更大的贡献。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在整个世界各国法律变化过程中都开始有共同的趋势,比如说,多元化和亲和力等等,这样我觉得我们的这种思维开始从传统的光讲究程序正义,光讲对抗和国家权威至上更多转向具有亲和力的符合纠纷解决需求的法律。然而,因为这是一个正反合。正呢,是因为原来是没有女性的,后来女性开始大量出现,但是我们是不是就认为为女性的继续发展就会导致女性的天下呢?我并不认为未来的法律和司法会变为女性中心主义,一些思想家认为为,完美的人格就是Person的那种人格和理想的社会,既不应单以男性为标准,也不应该仅以女性为基点,而应是男女两性的有机结合,即把男性的优势与女性的优势结合起来,相辅相成,取长补短,阴阳和谐,形成一种对立统一。法律、司法、法学也应该如此。如果我们说男性在感知方面的特质或美德是理性,那么女性呢?则以感性见长,她们所特有的质感和对常识与经验的尊重,对于法律思维的理性主义、科学主义和教条主义应该是一种修正。如果说男性在行为方面更多具有刚性,确定性和对抗性的特点,那么女性的灵活性和柔韧性恰好是一种有益的补充。结合两性特征的法律和法学应该是更加完美的,它既有高屋建瓴的抽象哲学思维又务实地实证考察分析;既遵守规则地确定性和程序公正又注重纠纷解决地实际效果和实质正义;既有宏观地理想主义追求,又有脚踏实地的务实作风;既追求法律的统一确立,又能以开放的态度承认社会规范的多元化;既能恪守法律职业的信念、规范与操守,又能充分尊重理解大众的需求与情感,所以我认为真正的法律发展的最终方向应该是从过去传统的主流社会男性中心向更加中性化多元化的方向发展,把女性的优势和美德吸收进来,使我们的法律更具人性化,这样的法律和司法是我们心中理想的司法,它应该是男性和女性共同努力的结果。我的话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甄贞:

    感谢范愉教授作了这样精彩的演讲,我想我们本来这个时间应该有一个简短的评论,但是我们今天为了按照程序把主要发言都讲完,然后再统一点评,发表各自的高见,现在先按住大家想发表议论的念头。好,下面我们请王丽女士来作主题发言。

王丽:

平等与竞争——女律师的机遇与挑战

    刚才范教授给我们女性展开了非常美丽的理论画卷。现在我作为一名职业律师想跟大家用朴实的语言聊聊我们的实践篇。我今天聊的主题是“平等与竞争——女律师的机遇与挑战”。这个名字挺起来有点炮火硝烟的味道,为什么要讲这个?第一,是作为“三八”妇女节而作的;第二,在座的女性面孔居多;第三,从业以来,我每年都要接待很多法学院的学生——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还有从国外回来的。但是我所见到的又以女性为多,并且几乎见到我的每一个女生都给我甩了一句咄咄逼人的话:“王主任,您是女性,您能充分理解我们现在的处境,心情和我们真正的能力。”先给我一个下马威,看我怎么选人用人。在这点上,我又很深的体会。为什么我要讲讲这个题目?这个题目是对我们所有女性讲的,也是对陪同女性前来的倾听男性讲的,你们不要感觉到心理上又压力。一些人认为在法律上对女性进行特别的保护就是歧视女性,时代不同了,男女平等,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干的事情,女同志也能干,你也挑筐,我也挑粪,你也挑车,我也推担,都一样,那么就不需要对女性特别的保护了,这种看法在理论上应该是对的。把女性看为弱势群体,事实上这个看法忽略了女性所存在的历史条件,她的历史起点和发展的过程,比如说她的生存状况,她的受教育状况,她的工作权利,她的财产权利,她的独立的权利,也包括女性在她的婚姻、家庭、生育生活乃至于礼仪对待方面,这些方面大家可能都有所体会,从农村来的,从城市来的,仔细想来确实男性和女性之间存在着很多的不平等,女性有着明显的弱势。我曾经大学毕业后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发现在很多的地方,贫下中农请我们吃饭的时候,只有男的,只有家里的长辈和我们在炕桌上吃饭,而女的做好了饭,自己在厨房里端着一个碗倚在门框上边听着我们讲话,边吃饭。我很奇怪,我就说,她们怎么不过来一块吃啊,这些大嫂啊,大婶啊,主动地说:“我们就站在这吃,我们就站这就行了。”她们自己觉得没有那个身份跟她的丈夫,跟她的兄弟,跟她的长辈一样,和我们坐在一起吃饭。虽然,我是个女的,但是在那个场合我是个客人。从这个意义上就体会到了作为女性本身,社会对她的看法和她对自己的看法,都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弱势群体。那么从实证的角度说,现在中国的社会,包括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社会,女性仍然处于一个弱势群体的状态。在1995年,我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那个会议上,让我讲一个题目,我就讲了“女性与法律”这个题目,跟我今天讲的差不多,为什么我今天要讲这个?我觉得一个女性,不管她出生在什么地方,她出生以后,她就有权利活着,她就有权利选择怎么活着,而她这种选择是要受法律保护的,我就讲这么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但是这个道理在很多时候不是事实,这取决于能成为事实的那个地方的法律状态。在2002年,我到南非参加了“可持续发展”的一个会议,作为NGO的代表,也就是中国非政府组织的代表,我们有六个女企业家受到了朱鎔基总理的接见,朱总理见我的时候,别人介绍这就是那个律师,是个博士,他上来看了看,问:“你是那个律师?”我说:“是。”“你能打国际官司吗?”我说:“德恒在外国建立了很多分支机构,我们有了当地的持有律师牌的律师,因此我们可以做国际业务。”他就说:“看你这样,就能打赢国际官司。”我就一愣,这话我怎么回答?我定睛瞅了总理一会,说:“要打就肯定要赢。”至少主观上不能泄气。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如果中国的女孩子,像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女孩子那样能够得到很好的教育,能够有自己非常坚定的目标,又能够吃苦耐劳,想做成什么事儿,摆脱弱势群体这种世人一贯的看法应该是有机会的。反过来说呢,最近就有一个例子,在这次闭幕的人大会议上,湖北团有一个提案,这个提案要求女性国家公务员退休年龄要跟男性一样。过去,女性是55岁退休,男性是60岁退休。我以前有一个观点,就是女性40岁,只要她愿意,也可以回家,因为她可以选择。但是我今天这样看,作为多元化的个性的发展,你可以选择退休,但是作为一种制度,你必须保证男女平等,你必须要保证在制度上是没有歧视的。从实证角度看,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北京有个统计,男性平均七十多,女性八十多。这种情况下,让女性早退休回家岂不是浪费劳动资源?而且55岁的女性应该是身体、能力、经验等各方面达到人生的高峰,你让她回家,显然是不公平的,因此作为我,我是很支持这样的提法。那么,进入我们今天讲的主题。今天我要讲的主题是“平等与竞争——女律师的机遇与挑战”。

一、 法律职业是一个无性别的职业。
二、
首先,我要讲的是法律职业是一个无性别的职业。在法律职业里,女性具有和男性平等的前提条件,因为在法律职业里,首要的基本因素是智力,而不是体力,是脑力而不是肌肉,是你的脑子好不好使,你的智慧如何,而不是比你能挑多重担子,能推多大的车子。这里,我们可以分几个方面解释一下。第一,从生理上说,男性和女性的智商,很多心理学家做了研究,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男性和女性在智商上没有分别,没有根本差别,至少没有明显差异,在很多方面只是表现在能力倾向不同。比如说,男性左脑发达一些,女性右脑发达一些,大家都学过人体生理。左脑和右脑不同体现出你的逻辑性、思维和你的统合性和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不一样,但是不能说IQ哪个高或哪个低,这是从生理上说。第二,作为一个法律的人才,他(她)接受的教育过程是平等的,教育的平等是指不论男生还是女生,他(她)都同样受到了小学教育、中学教育、或是大学教育、或者研究生的教育、或者博士生的教育。我想范教授在带研究生的时候,并不针对男的或女的特别地给予一种课程,应该是有教无类。今天刚刚吃饭的时候得到一个数据说在哥大法律院女大学生的比例51%,今天在这环顾四周,可爱的女孩子的面孔也占多数。第三,法律职业的人才参加同样的司法考试,或者就是律师也参加同样的资格考试,考试的标准是平等的,以相同的标准,以相同的分数来录取你来作为法律职业人,取得执业资格并不是根据性别来确定的。第四,职业要求是平等的。职业要求有这样几个方面:一是专业标准的要求。作为律师,他(她)的标准就是按照作为律师的要求来取舍的,而不考虑性别;作为法官,当然也是按照法官的标准来取舍,而不考虑性别。那么这个专业标准,作为律师来说,我只看你专业工作的能力,工作的水平,你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你签上你的名字,这个法律意见书是不是真实的,是不是可靠的,是不是有法律依据的,是不是有法律效率的,是不是有法律瑕疵的。我只拿这个标准去要求你,而不是考虑这是出自一个男孩子之手还是一个女孩子之手。二是客户的需求也是平等的。客户的需求就是客户对律师的需求也是平等的,他不因为你是个男律师或是个女律师,而对你提出不同的要求,客户很少考虑他要选一个男律师还是女律师,因为我们所很多律师的名字都在网上挂着,我们给客户的承诺就是,你看好了我们所的任何一个律师,如果你说我就想请这个律师帮我办一件什么事情,哪怕这个律师就在纽约,哪怕就在巴黎,我们马上就和这个律师联络上。所以说我们的客户选择你,他并不是按照性别来取舍的。当然,你要到一个偏远的地方去会见一个当事人,其中有一个律师是男的,再搭配一个律师,你说我非要一个女的,当然也没有那个道理了,实事求是地说,两个男的做伴比较合理,但是基本上说,客户的需求是平等的。三是评价是平等的。与律师打交道的群体有法官,有检察官,还有警察,还有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还有你的当事人,这些人给你评价的时候他不会想,因为你是个男的,他对你的评价就高一些,因为是个女的,给你的评价就低一些,这些方面,对律师的评价也都是平等的。四是业绩考核是平等的。业绩考核,作为一个律师,在律师事务所,作为一个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在律师协会,在同行中评比,这些方面都要根据律师的业绩,根据律师的表现,根据律师的贡献,根据律师是不是有投诉等等这些方面来综合评价一个律师的表现,他的水准如何,他的水平如何,并不按照性别来评价,甚至过去在我们所里,包括一些律师事务所,在我们内部的评价表上,我们竟然没有标出性别这一栏,也就是最近“三八”要说到我们所里看看有多少女律师,我们才想起来,我们原来没有标性别。所以说,事实上在律师事务所,根本就没有性别这样一个烙印。但是不说明别的,我只是说在职业评价上,没有性别之分。我说了这么多,在法律职业当中到底有没有对女性的歧视呢?我就讲第二点问题。

二、在法律职业当中,对女性存在一些歧视

在法律职业当中,或者在律师当中(窄一点说),对女性还是存在一些歧视的。我把它叫做隐性歧视。什么叫隐性歧视呢?一是在律师同行当中,因为你要竞争,你要去拿一个单,要去竞争一个客户,因为现在竞争非常非常激烈。一个国企改制上市,一个合资,一个反倾销,一个反竞争的案子,这个案子来了以后,很多人知道了这个信息,有五十家美国所竟然赶到了中国,也有十家中国所竟然赶到了客户那,这客户那现在有六十个所给他弄了很多信息,客户就开始定选择的标准。你呢,要拿一个标书给他,包括你的业绩,你的团队,你在这方面的经验,你的对策,然后你的收费。这样一个标书在争的时候,就是按照这样一些个没有性别差异的标准来衡量的,可是呢,当竞争到最激烈的时候,就剩下两个在权衡的时候,有可能受到这样的影响,有可能认为小伙子跑得快,姑娘跑得慢,这一种想法是没有道理的,就是一种感觉呗,是一种文化的习俗的判断,因为打分都一样,到底取哪一个呢?我说这个不是因为他跑得快,最后我们选择可能有文化差异,而这种文化差异带着中国的这种传统文化的独见,这种侵入人们内心里的意识,这个对女律师是会受到影响的。往往,一个女律师干得很不错,但是你会听到这样的评价:作为一个女的,她已经很不错了!这样,即使你们两个跑得一样快,也要有一个铺垫,但是,作为一个女性,你不能说,不论男女,我已经很不错了。你要姑且认为,这已经很公正地评价了,因为能承认已经很不错了。二是,我要讲的可能是我们女性不愿意听的,但是我必须要讲出来。律师资源分配的差异。前面我们讲了,在一些职业要素中是没有性别差异的,但是在具体的事实当中,在律师界,有一些数据:女律师在律师界的地位和男律师相比是有一定差异的,第一,北京市的律师大概有9000人,其中女律师大概有3000人,约占30%,但是女律师担任律师事务所主任的,占的不到10%,个人收入能达到1000万的女律师更是凤毛麟角。大家感到很咋舌,很奇怪,要知道一个很优秀的律师(我说的个人收入是业务收入,不是拿到腰包里的收入),如果挣不到100万美金,挣不到1000万人民币,你在中国就数不上前十名了。“优秀”是指什么?是你比别人要高,要大。我说的这个大家都觉得很吃惊,但是你真正在一个律师事务所,如果一个律师事务所没有这样一个领头的律师,这样的事务所肯定活不下去,或者说活得不是很好。因此我们要想,哪一些女律师,哪一些女学生可以达到这样的水准。我要请教田文昌,在全国律协所有业务委员会中,由女律师担任业务委员会主任的有几个?——真不知道,就是没有,除了女律师联谊会由女律师来担任会长,其他的专业委员会是估计是没有。我也孤陋寡闻,我也认为没有。(田文昌:那活太累了,照顾女律师。)他们在竞争专业委员会主任的时候是非常的~,当然这也是开玩笑啊。就是说,这也是一个指标,我们可以看看,男律师公然说,那活太累了,所以不让女律师干。我们下面那么多女孩子,她们不感觉到累,她们说“我们愿意干”,情况是不同的。所以在律师界,妇女还没有顶起半边天。我要讲一个让大家高兴的数字,“三八”妇女节,北京政法委的女书记带着司法局的女局长到了一个女律师事务所主任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和我们女律师座谈,我就数了数有多少女的。结果是我们在北京170个人的办公室,我们有83个女的。其中有38个法学硕士,有8个法学博士,剩下的有29个本科,我们的人事主管,行政主管,财务主管,包括主任,都是女的。一报这个数,大家就会觉得,原来我们所里女的很多。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我仍然觉得我们女性还是不平等的,为什么呢?下面我就要说说。刚才我说了一些数字,下面我就要说说我的看法和体会,这点不打击任何女孩子。三是,法律职业中的性别歧视,主要是女性的自我歧视。因为你们未来是要从事法律职业的,我才敢这么说,我要是对着一帮农村的大嫂,我决不会这么说的。法律职业是个少有的,在外部没有歧视的职业,或是歧视比较小的职业,尽管如此,我认为在这个职业内部,我们女性不如男性,又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源于我们女性自身,是我们自身存在着一种自我的歧视,包括自卑,包括心理上觉得我们低于男性,讲起原因来有这么几条:(这个论调与我以往不是一样的,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是我绝对是一个捍卫妇女和儿童合法权益的人)一是我们很多人缺乏追求优秀的意识,自安中等,女孩子自己说,我跟上趟就算了,那也不是,女孩子很努力的,但是到了中等,她就觉得差不多了,她不愿意学到最好,因为学到最好是比较累的,读书的时候,没有很努力,缺乏足够的进取精神,我说的这个话很抽象,具体说有很多因素:长得漂亮的女生,刚上大一就被人家朋友上了,回头率比较高,别人看你看的比较多,和你搭话的人就比较多,你用在这上面的时间就比较多,再有一个,努力学习的女孩子——我读硕士的时候,人家都说,走到这条马路上都不要往左看,因为往右看是教学主楼,往左看就是我们研究生楼,人家说读硕士研究生的都太丑了,很多是女的,人家都不往左看,当然后来情况不一样了。就是说女孩子在这个时候,往往由于她自身的优越感,容易分散精力,所以在学习上很难以拔尖。在一个班上拔尖的是一个女的,我觉得这种情况是比较少的,二、三名是女的倒是有可能的,但是也不乏第一名。二是缺乏追求最佳的意识。往往不求业务上最佳,在工作上缺乏那种工作的激情,安于某种状态,差不多就行了。因为竞争是需要勇敢、准备、激情和奋斗的,如果缺乏这些,你在同样竞争的时候就不能做到最好,因此这个时候,往往差不多就行了。三是缺乏牵头的意识。如果是学习,在班里是独一无二,这样的女孩子在一个时间段里可能有那么几位,可这人始终是第一,这种状况,就比较少,如果到了毕业,她愿意带着别人一块走,负担更多的东西,就更少了。在律师行当里,有些女孩子,律师做的很好,但是让她牵头搞一个团队,让她牵头搞一个律师事务所,她觉得我不愿意干这个。我觉得她没有这样的勇气,她宁肯跟着别人走,也不愿意当领头羊,这一点在我们中国是传统,我们的传统就是“枪打出头鸟”,“女子无才便是德”啦。这种传统都不同程度在女孩子家庭里,周边环境里存在着,因此敢于去当出头鸟的,很少。四是缺乏不断进取的律师。很多女孩,进到律师事务所,头三年干得很不错,但是如果让她再上一个台阶,她挣到100万,让她挣到300万,挣到700万,挣到1000万,不断地上这个台阶,不是说不断地扩大,而是要把你的业务做到精深,要把你的客户做到精深,要做到那种程度就非常少了,尤其是结婚,生孩子,有了家庭。我有一个数字,我一般跟人第一次见面就说“你来了,很好,我们都是平等的,但是我相信结婚以后很多女孩子就被淘汰了,她就觉得我应该相夫教子,生孩子之后,休一个产假再回来,恢复到原来状态的,又有一半,最后只剩下25%,而25%里又有一半的人由于身体方面的原因跟不上去。你原来中学的时候是运动员,大学运动员,现在身体不行了,现在只剩下了12.5%还可以继续在律师队伍里,12.5%里还有一部分人觉得,我已经功成名就了,可以当当法官,公司老板,或者可以从政了,又下去一半,我们只剩下5%或者是6%。所以谁能做5%、6%,这就是你们未来要竞争的目标。这对你们是非常残酷的。刚才讲的不是咱们自惭形秽啊,而是要正视我们自己,现在这个阶段下多大的决心都没有什么,而且都可以下,我说的是自然规律,而且都有实证。

三、女性在法律职业里,可以大有作为

女性在法律职业里,可以大有作为,讲到大有作为就像我刚才讲的,法律这个职业是无性别的,只要这个女孩子第一能学习,第二能做事,第三能坚持,一定会成功,一定会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大律师。二是法律职业是一个用法的职业,我注意到我们以前的价值取向是要学法、守法、用法、护法,缺少律师这样一个角度,帮助我们每个公民100%地用法律来保护自己,都是乖乖地懂法、守法。而律师的功能就是要发现法律地缺陷,发现人们的愚昧,发现法律与人们的需求之间的差异,因此他来帮助人们争得法律上最大得权益,在这点上女律师可以大有作为,所谓大有作为不是光指在婚姻家庭方面,不光是搞义务法律援助,当然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在婚姻家庭方面,我发现很多女法官在处理婚姻家庭案子的时候竟然向着那个男性而不向着那个女性,我跟有些女性谈过,有一位读了博士,我听了她哭哭啼啼,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就说,你这样去表达,法官一定不会倾向于你,你这样人家就会把你描述成一个陈世美,学历比人家高,无暇顾及家庭,也不顾及孩子。她说,实际上我是顾的,他不让我进门。我说,这样你就是智慧不足了,女性这时候最大的弱点就是在情感之下她的智商就降到零,女性掉入情感,智慧就降下来了,所以一个完善的人在合适的时候要有100%的激情,在另外的情况下,你要调动100%的智慧。作为一个女律师,最重要的是你要保持冷静,我曾经在北大讲课,我说冷静是一个律师最基本的素质,大家都觉得你这么冷酷,事实上不是冷酷,而是冷静,非常重要。在法律上来说,寻求对妇女的保护,在做律师的过程当中,你会发现,不光是对一个个体的保护,而是对整体,对一个行业,对一个阶层,包括对一个弱势的板块,都需要女性用她独特的思维、独特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来妥善地解决问题。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在一些很大的案子上面,女性有着很大的优势,因为女性是一个天生的Negotiator,天生的谈判好手,女性往往能坚持到最后。女性都有经验,两口子吵架,男的没有办法的是女的一言不发,最后他想抛弃她也不可能。所以女的坚持到最后就能坚持得最好。在法律服务中,也需要你充分的耐性。第三,女性在法律职业上具有非常高的社会意义,体现在那些方面呢?一,她是社会平等的信号,她可以在法律职业进入到一个法律社会,一个政治社会,一个能够使社会全面发展的创造性的社会。所以女性进入法律职业是比较有前途的。二是可以扩大女性法律的平等意识可以教育宣传大众,包括教育女性自身。三是可以实现男女平等的组织化保障。剩下的就不说了,谢谢大家!


 

 【我想发表评论】   【将文本推荐给好友】    【关闭窗口】

范愉 王丽 李晓 庄伟 诉讼法论坛之二:女性与司法[上]
范愉 王丽 李晓 庄伟 诉讼法论坛之二:女性与司法[下]

 

  热点专题
  还没有热点文章!

  专题
  还没有专题!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民法学研究会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佟柔民商法发展基金 | 明德民商法研习社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版权所有©2000-2013:中国民商法律网本网站所有内容,未经中国民商法律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必究
征稿启事 投稿信箱:civillawruc@163.com
京ICP备05010211号